当前位置: 主页 > 党建工作 > 党史故事 >
为什么说没有通道转兵就没有遵义会议
信息来源:党建网时间:2017-11-10 10:47

  

  炽热的阳光下,一座栩栩如生的群雕耸立在湖南通道转兵纪念馆广场,雕像中的毛泽东从容淡定、意气风发地大步向前走,那微微扬起的右手,坚定地引领红军前进的方向。

  群峰叠翠的湖南通道侗族自治县,因其良好的生态环境,已成为远近闻名的避暑胜地。县城大街小巷绿树成荫,城外溪流清澈见底,恭城书院的通道转兵会议旧址游客川流不息。

  82年前,这里奏响了中央红军长征伟大战略转折的先声。没有神奇的通道转兵,红军就不会掉头向西进军敌人防守薄弱的贵州,也就不会有遵义会议。

  通道县委书记印宇鹰介绍,通道转兵是指1934年12月中央红军长征到达湖南西南边境的通道时,放弃了北上湘西与红二、六军团会合的原定方针,而改向敌人力量薄弱的贵州进军,从而挽救了红军,拯救了中国革命。

  “今天重温这段历史,挖掘和传承通道转兵会议的精神,不仅能够感受到先辈坚定的革命信念、崇高的理想追求,更能从中汲取正能量、凝聚精气神,为实现地方经济发展积蓄强大动力。”印宇鹰说。

  见证通道转兵历史的恭城书院,是中国现存最完好的一座侗族古书院。这座经历了200多年风雨历程的古书院,飞檐翘首的门楼雄伟壮观,长满青苔的石板台阶散发着古朴的气息。

  由于王明“左”倾冒险主义的错误领导,第五次反“围剿”失败,1934年10月中旬,中央红军被迫实行战略转移。当时的计划是从南线突破粤军的封锁线,到达湘西会合贺龙、萧克、王震领导的红二、红六军团。湘江一仗,红军付出了极大的代价,全军人员由出发时的8万余人锐减至3万余人;随之进入耸入云霄的老山界,全军上下笼罩在一片失败的阴影中。经历千难万险,红军来到了湘桂黔三省交界处的通道。

  1934年12月12日,湖南西南部通道县恭城书院里,寒风彻骨,气氛压抑,一次关系中国革命前途的临时会议正在这里举行。

  参加会议的有毛泽东、周恩来、朱德、张闻天、王稼祥、博古、李德等人,会议由周恩来主持。会议讨论的是中央红军的战略行动方针问题。

  通道转兵纪念馆讲解员杨熙介绍,当时李德、博古仍坚持去湘西同红二、六军团会合的计划。然而,当时敌人已获悉这一战略意图,在路上布下了重重伏兵,而西边的贵州“黔军”却军力不足,装备又差,且是有名的“双枪”(烟枪、步枪)兵,不堪一击。毛泽东不同意李德、博古的意见。他分析了形势后说:不能钻进敌人布置好的口袋,而应避实就虚,甩掉眼前的强敌,到贵州去。会议根据大多数人的意见,通过了毛泽东的主张。这是第五次反“围剿”以来,毛泽东第一次在中央有了发言权,也是他的意见第一次得到中央多数同志的赞同。

  史料记载,当天晚上7时半,中革军委向各军团、纵队首长发出西入贵州的“万万火急”电令。12月13日,中央红军在通道境内突然改变行军路线,分两路转兵西进:一路由通道县溪深渡、杆梓溪进入靖县的新厂、平茶,然后向贵州进军;一路由通道县溪、播阳进入贵州洪州,向黎平挺进。这个神奇的行军路线转变,把几十万追击的敌军统统抛在湖南的西南地区,使敌人在湘西消灭红军的企图破灭。

  湖南党史研究专家、怀化市文联主席杨少波认为,通道临时会议促成了通道转兵,使中央红军暂时摆脱了险境。12月18日,中央在黎平召开中央政治局会议,正式决定放弃与红二、六军团会师,改变了红军前进的方向,是红军战略转变的开始。1935年1月,中央红军占领遵义。1月15日至17日,中共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在遵义召开。这次会议结束了“左”倾错误领导在中央的统治,在实际上确立了毛泽东在红军和中共中央的领导地位。

  从通道会议到黎平会议再到遵义会议,中央红军长征史上的伟大历史转折得以真正完成,最终造就了红军四渡赤水河、飞夺泸定桥、爬雪山过草地等一个个伟大的奇迹,为夺取长征的伟大胜利奠定了坚实基础,也使中国革命在惊涛骇浪中转危为安。

  与此同时,红军通道转兵,也给当地留下了珍贵的红色遗产。在通道转兵会议会址基础上兴建的通道转兵纪念馆,收集了300余件红军长征过通道时的相关资料和红军文物,成为红色旅游热门景点。

  记者从通道县旅游局了解到,通道以红色旅游景点恭城书院为核心,启动了“通道红色文化景点圈”景区建设,并与周边地区联手打造“贵阳—凯里—镇远—黎平—通道—桂林”红色旅游精品线路。2015年,通道县大力推动红色记忆、生态文化、民俗风情三大主题旅游线路,共接待各类游客268万人次,实现旅游总收入13.1亿元,旅游产值占全县GDP比重达38%,旅游业逐步成为推动县域经济发展的“核心引擎”。

最新发布

图集